大败局之能源风云:2018年死亡名单(1)

角马能源
关注

它们的沉浮,警醒每一位能源行业从业者;它们的兴衰,成为这个时代的注脚。

2018,中国能源行业风雨飘摇。

在全球能源产业格局不断被打破的时代背景下,中国的能源企业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尤其对大多数民营能源企业而言,这个冬天异常难挨。

宏观经济环境恶化,行业陷入低迷,监管层加速“去杠杆”,银行抽贷,金融机构不再输血,

这一系列“组合拳”导致能源企业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机,百亿帝国亦在瞬间崩塌

种种迹象表明,部分能源企业集中在下半年破产,但它们的危机却始于今年4月。

4月27日,央行、银保监会、证监会、外管局四部委联合印发《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使表外融资出现急剧萎缩。

资管新规导致融资环境陷入恶性循环

——信用紧缩大幅推高再融资难度,导致企业债务违约风险加大,从而压低金融机构风险偏好,进一步加剧信用紧缩。

早年奉行扩张战略的能源企业很快出现流动性危机,债务违约频频爆发。

这一年,“去产能”加速能源企业出清。

煤炭行业“去产能”初见成效。落后产能继续被淘汰,优质产能加速释放,煤价高位运行,行业效益稳步回升。

但火电行业在“去产能”和“高成本”双重冲击下困境求生。煤价高位运行导致全国火电企业亏损面接近一半,“去产能”进一步挤压着火电企业的生存空间。

这一年,“去补贴”倒逼新能源行业大洗牌。

补贴滑坡让新能源行业陷入寒冬。“531新政”曾使整个光伏行业“断奶”;2019年即将开启的风电竞价上网鼓励不依赖补贴的发展,中小型风电整机商面临“生死劫”;动力电池待2020年完全取消补贴时,预计80%以上企业会惨遭淘汰。

2018将尽,在诸多位列死亡名单的能源公司中,「角马能源」选出五家已进入破产程序的大型企业。

它们的沉浮,警醒每一位能源行业从业者;它们的兴衰,成为这个时代的注脚。

晨曦集团

在石油炼化行业大面积亏损的大势下,50岁的前山东首富邵仲毅破产了。

2018年7月16日,他创办的晨曦集团以不能清偿到期债务、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该案已获法院受理。

关于晨曦集团破产,一种较为广泛的猜测是资金链断裂。

早在2014年,该集团就曾爆发过流动性危机,后在地方政府斡旋下渡过难关。但此后金融机构向其追讨债务的官司不断。

晨曦集团曾经风光一时。两年前邵仲毅登上山东首富宝座时,这家山东第二大民企实现销售收入432亿元。其中,石化企业总产值168.5亿元。

更令人羡慕的是邵仲毅手中的稀缺牌照。

当年,晨曦集团获得国家发改委与商务部批复的320万吨/年原油非国营贸易进口使用资质,成为拥有此资质的13家民企之一。

此前,该集团还先后获得燃料油进口资质和成品油批发经营资质。

彼时,晨曦集团是山东地炼行业巅峰时期的一个缩影。2017年底,围绕胜利油田所在地东营,分布着超过40家地炼企业,总炼油能力在12410万吨,占全国地炼总产能的70%,原油加工量占全国的8%。

然而好景不长。

2018年初,十部委联合印发《关于对炼油领域严重违法违规和失信行为开展专项治理工作的通知》,要求集中整治地炼行业,山东地炼行业开始走向衰落。

国源矿业

煤价高企仍未能阻止贵州最大民营煤企国源矿业走向破产。

2018年11月,债权人西藏润达以被国源矿业无法清偿债务、资不抵债,但具有重整价值及重整可能性为由,申请对其进行破产重整。该案已获法院受理。

国源矿业曾奉行快速扩张战略。

该公司拥有超过20个煤矿,整体煤储量约20亿吨。但它依然声称要进一步加快兼并重组步伐和资源整合力度,力争成为西南乃至中国有影响力的大型煤炭能源集团。

与扩张相伴的是债务剧增。截至2017年12月,国源矿业负债金额约为79.46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106%。

国源矿业并非孤例。最近,国电长源电力旗下三家煤炭子公司也因资不抵债,走上破产申请程序。

煤炭行业正在经历新一轮洗牌。“去产能”初见成效,今年煤炭行业整体向好,煤价维持高位。

但煤炭行业负债率依然高企。截至2018年6月末,全行业负债规模为3.6万亿元,资产负债率为66.30%。

目前,超过1/4的煤炭企业仍处在亏损状态,且行业累计亏损总额持续上涨。

内部分化正在加速煤炭行业的优胜劣汰。

华源热电

煤价高位运行导致全国火电企业亏损面接近一半,大唐旗下华源热电被迫申请破产。

2018年12月21日,大唐发电(601991.SH)公告称,鉴于控股子公司华源热电的两台125MW机组被列入火电去产能计划,要求在2018年完成关停、拆除,结合该企业资产负债状况,公司董事会同意该公司进入破产清算程序。

华源热力深陷债务泥潭。截至2018年11月30日,该公司负债总额约7.02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191.12%,并亏损0.88亿元。

华源热电的境遇仅是中国数百家火电企业当下所处困境的一个缩影。

去年,五大发电集团火电板块亏损132亿。业内人士预计,2018年全年火电板块亏损额将在140亿元左右,亏损面超过50%。

火电行业仍在寒冬中勉力维持。

大海集团

光伏“531新政”发布不到半年,山东最大的光伏企业之一大海集团轰然倒塌。

2018年11月26日,债权人以大海集团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资不抵债为由,申请对其进行破产重整。该案已获法院受理。

这家与晨曦集团同样位于山东东营的企业,也面临着严重的债务危机。截至2018年10月底,该公司负债总额为53.23亿元,资产负债率达到105%。

由于存在多笔信用不良记录,以及主要子公司股权被冻结,大海集团评级骤降。2018年6月27日,大公国际将该公司主体评级从AA评级下调到A+,评级展望由稳定调整为负面。

大海集团的债务危机不幸碰上国家光伏新政。

2018年6月1日发布的“531新政”,进一步降低纳入新建设规摸范围的光伏发电项目标杆电价和补贴标准,导致80%以上的小型EPC公司退出光伏,大型企业也难以维系。

参与国家政策研讨会并未挽回大海集团的颓势。

国庆长假后第一个工作日,国家发改委曾召集国内12家光伏企业负责人开会,进一步研究完善光伏发电相关价格政策。大海集团旗下子公司大海新能源位列其中。

但一个月后,这家山东新能源标杆企业走向破产重整的结局。

环宇电源

动力电池倒闭潮来临,二次电池(即充电电池)巨头环宇电源气数已尽。

2018年11月,债权人以环宇电源无法清偿到期货款、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申请对其进行破产清算。该案已获法院受理。

这个中国最大、品种最全的二次电池生产基地,已于一年前停产。由于资金链断裂,该公司陷入债务危机,涉及多起诉讼案件,厂房、设备、股权被查封。

多元化战略扩张将环宇电源逼入绝境。

2008年,公司创始人李文曼之子李中东接班。这位少帅带领环宇电源走出低谷,同时也按下了公司多元化发展的加速键。

环宇电源债务随之攀升,截至2017年7月31日,该公司总负债为13.28亿元,资产负债率达117%。

此时,在二次电池领域占据重要地位的动力电池,补贴开始滑坡。激烈的市场竞争加速行业集中度提升。宁德时代和比亚迪两大巨头合力占据中国市场60%以上份额。

同时,待2020年完全取消补贴,三星、LG、松下等日韩企业将卷土重来。中国本土电池企业与日韩电池巨头的竞争将趋于白热化。

业内人士推测,到2020年,80%以上动力电池企业会惨遭淘汰。

文/粟灵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侵权投诉

下载OFweek,一手掌握高科技全行业资讯

还不是OFweek会员,马上注册
打开app,查看更多精彩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