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善城市空气质量的案例研究2018

ERR能研微讯
关注

介绍


空气污染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环境健康风险”,世界上大约87%人口生活在超过世界卫生组织(WHO)空气质量标准10微克/立方米的地区。

2017年12月,来自100多个国家的环境部长和代表齐聚肯尼亚内罗毕,参加第三次联合国环境大会,主题是“走向无污染的星球”。令人不安的统计数据显示,地球上每10个人中有9人呼吸的空气超过了世卫组织的标准,这是建立共识的一个强有力的统一因素,即迫切需要采取协调一致的行动来对付空气污染。

另一个令人不安的全球统计数据是:(a)在有PM指数的国家居住的59亿人中,有45亿人目前接触的PM浓度至少是世卫组织认为安全浓度的两倍。

从这个问题的规模来看,“空气污染被认为比艾滋病、疟疾、乳腺癌或肺结核杀死更多的人”。关于污染的有害影响的证据体系只会继续扩大,将其与从出生缺陷到精神健康,当然还有生活质量和寿命等问题联系起来。

空气污染影响着全球绝大多数人口;然而,其负担最重的是最脆弱的社会成员——老人、儿童和妇女。在发展中国家,这种情况也往往更加严重。

1960年至2009年间,全球PM 2.5-10浓度增加了38%,全球PM所致死亡增加了89~124%。这种增长的大部分来自中国和印度,而在美国和欧洲,这种趋势是相反的。

发达国家的排放量降至历史最低水平,而亚洲的排放量则增加了7倍。

这些不同的趋势如下图所示:

改善城市空气质量的案例研究2018

在中国和印度,归因于PM 2.5的全球死亡比例从1960年的39%上升到2009年的55%。相比之下,欧盟和美国的可归因死亡率分别下降了65.7%和47.9%。1960年,美国和欧盟占全球可归因死亡人数的27%,2009年降至1%左右。

这一动态的一个关键驱动因素是,亚洲经济增长速度非常快,主要由煤炭推动,而抑制严重污染非预期后果的政策和法规却不到位。另一方面,北美和欧洲在20世纪70年代开始制定污染控制政策,此后排放量下降。

但是,不能从上面得出结论,发达国家已经解决了大气污染问题。污染仍然是欧洲和北美部分地区的主要问题。欧洲每年仍有40万人死于污染,这一问题在欧盟委员会最近举行的关于空气质量的特别部长级首脑会议的议程12中高居榜首,因为许多国家仍然违反欧盟氮气和颗粒物限值。

图表1:世界卫生组织环境空气污染浓度指南

改善城市空气质量的案例研究2018

细看中国及其政策的作用


如上所示,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中国和印度是全球空气污染总体增长的最大部分,这种趋势还在继续。这些极端的污染水平具有非常现实的社会影响和高昂的成本。2015年,中国PM2.5污染造成160万人死亡,相当于全国死亡总数的17%,即每天4000人死亡。一项关于全球疾病负担的研究估计,中国的环境空气污染造成了占国内生产总值1~7%的经济损失。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煤炭生产国和消费国,17个国家和地区的煤炭燃烧是PM2.5排放量的最大来源。随着以煤为燃料的中国经济以惊人的速度增长,其空气污染也随之增长。

中国的污染演变

中国大气污染问题的识别可追溯到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当时主要城市检测到了由燃煤排放的二氧化硫引起的酸雨。中国的污染增长大致经历了三个时期,每一个时期都为这个复杂的问题增加了一个新的层面:

1970-1990年:主要是家庭、工业和发电厂的小炉子和大炉子的煤开始窒息全国;

1990-2000年:汽车数量激增,问题开始恶化;

2000年至今:关键问题是污染从大城市扩散到周边地区。 

今日,煤炭燃烧仍然是国家一级主要污染物排放的主要贡献者。

中国积极认识到这一问题的严重性,正在加紧改善空气质量。虽然防治污染的政策在20世纪90年代初开始制定,但最近政府重新调整了对取得成果的关注,从而开始影响到实际的减排。

2013年,中国经历了一场严重的污染危机,引发了反污染政策的强化,2014年3月,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开幕式上宣布了“烟雾之战”。《环境保护法》25年来首次修订,对环境保护的监管有着前所未有的严格。

第一个国家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覆盖包括2013~17年期间的具体目标,例如将PM 10的城市浓度降低到2012年水平的10%以下,以及如限制煤炭消费,限制煤炭的使用,以及禁止在某些地区的燃烧等行动,都一直是减少污染战略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也许提高政策有效性的一个关键因素是排放数据管理的集中化,在这里报告的数据现在已被审计,项目结果也得到了验证。在此之前,地方当局经常误报结果。中国采用了第一个国家空气质量标准,并于2012年开始开发国家空气报告系统。现在该系统包括338个城市。区域协调是提高效率的另一个重要特征。

南北分水岭

煤炭燃烧是我国大气污染的主要来源,据估计,二氧化硫排放量占87%,氮氧化物排放量占76%。它也是造成污染所致死亡的关键原因。

燃煤供热是秋冬月份污染恶化的一个重要原因,而淮河政策是导致这一结果的主要因素。三十年来(1950-80年),中国政府向淮河以北和秦岭以北的每一个人提供免费煤,因为它被选为1月平均气温的0摄氏度分界线。这是一种配给燃料的方法。因此,中央燃煤供热系统在北部(而不是南部)发展起来,形成了一定程度的锁定。图2说明了可用监测的分界线和空气质量测量。

这一独特的情景使研究人员能够对长期暴露于PM 10的健康状况进行全面分析。他们得出的结论是,在目前中国的集中情况下,PM10“使人们的生活变得更加病重和更短。”

使用煤供暖导致PM10暴露量增加41.7毫克/立方米,淮河以北预期寿命下降3.1年。根据该研究的作者所述,“……让中国所有人都遵守一级29的PM10标准将拯救37亿人的寿命。”另一项研究得出结论,由于中国北方的心肺死亡率,供暖造成的家庭污染导致预期寿命减少约5.5年。

改善城市空气质量的案例研究2018

图2:中国淮河/秦岭山脉冬季供暖政策线和PM10浓度黑点表示DSP位置。颜色对应于12个最近监测站的PM10水平,其中绿色、黄色和红色分别表示PM10水平相对较低、中等和较高的区域。白色区域不在任何站点的可接受范围内。

翻译:Cynthia@ERR能研微讯团队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侵权投诉

下载OFweek,一手掌握高科技全行业资讯

还不是OFweek会员,马上注册
打开app,查看更多精彩资讯 >